欢迎访问江苏奕俊律师事务所官网!

返回首页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18616628111

地址:泰州市金融服务区中兴9号楼十一层
电话:0523-80305148
邮箱:1184145811@qq.com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浅议合同解除制度及其在《民法典》的变化

发布:jsyjlaw 浏览:175次

浅议合同解除制度及其在《民法典》的变化

 

合同可以说是最广泛的法律行为之一,只要有交易的建立,就会产生合同关系的成立、变化、终止等情形。然而,现实生活中,合同不能被完全履行的情况也广泛存在,“合同解除制度”也必然应运而生。2020年5月28日,我国颁布了第一部法典——《民法典》,就民事主体的合法权益、民事关系的调整等进行了细致的规范。其间,《民法典》也在现行《合同法》的“合同解除制度”基础上,增加了不少与时俱进地完善。现笔者将“合同解除制度”作为《民法典》的一个专项学习课题,简要介绍如下:

一、现行“合同解除制度”的规范

“合同解除”系在现行《合同法》第六章“合同的权利义务终止”中进行规范,可见,“合同解除”所带来的法律后果必然是合同所涉权利义务的终止,因此,在法学理论中,普遍将其定义为“指合同有效成立后,因当事人一方或双方的意思表示,使合同关系归于消灭的行为。”

《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至第九十七条,分别从约定解除、法定解除、解除权的消失、解除权的行使、解除效力几个方面对“合同解除”进行了详细规范,进而形成我国的“合同解除制度”。即将于2021年1月1日起实行的《民法典》,也延续了上述“合同解除制度”的基本内容。

二、现行“合同解除制度”的内容

首先,“解除权”的范围

《合同法》九十三条、九十四条,分别规定了两种获得“解除权”的方式:约定解除和法定解除。约定解除方式又包含两种获得“解除权”的情形:1、当事人协商一致下的“解除权”;2、约定解除合同条件成就时的“解除权”。法定解除方式中又包含五种获得“解除权”的情形:1、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2、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3、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4、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5、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其次,“解除权”的行使

依法获得“解除权”后也必须通过合法、有效的方式行使,“解除权”才能发生相应的法律效力。在约定解除中当事人协商一致时发生的解除,按合同当事人协商一致的方式,合同即可解除。而在约定解除合同条件成就时的解除以及五项法定情形下的解除,合同一方意欲主张解除合同的,均应当通知他方;当解除通知到达他方时,合同发生解除的效力。但如他方有异议的,可以在收到通知后三个月内,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解除合同的效力。法律、行政法规规定解除合同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的,依照其规定。2013年6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就《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理解与适用,针对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答复道:“当事人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六条的规定通知对方要求解除合同的,必须具备合同法第九十三条或者第九十四条规定的条件,才能发生解除合同的法律效力。”【详见法研(2013)79号】。

在实践中,上述行使“解除权”的方式中,有两个方面需关注,第一,按法律规定,“解除权”的行使,由当事人一方为之即可发生法律效力;但同时,法律又规定,他方可对“解除权”的行使后果向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提出异议,这不是相互矛盾吗?其实不然,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在查明“解除权”行使的方式符合法律规定时,依然会认定合同已被解除,可见“解除权”按法律规定的方式行使尤为重要。第二,法律仅规定一方“应当”通知对方,并未规定通知应采取的方式,但实践中,主张通知的一方负有义务对自己实施了“通知”行为进行举证,因此,笔者认为这里的“通知”,采取书面形式最为合理。

最后,“解除”的后果

《合同法》第九十七条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要求赔偿损失。”对于该条的理解,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在“解除”后合同应终止履行。那么,已经履行部所产生的法律后果是否等同于违约责任?笔者认为两种法律后果有一定差别,合同解除的后果更侧重于损失的赔偿,而违约的后果则更侧重于对违约行为的惩罚。但在实践中,这两个法律后果并未界定得那么清晰,这是由于为避免“一事不再理”的情况发生,在实践中,当合同因“解除”终止而发生纠纷时,一般都会将合同解除与合同违约等进行一并处理。

三、《民法典》中“合同解除制度”的变化

如前所述,《民法典》延续了《合同法》“合同解除制度”的基本内容,并在其基础上,增加了不少与时俱进的亮点,使得“合同解除制度”更适应社会经济发展变化。

1、在法定解除中增加了“以持续履行的债务为内容的不定期合同”随时解除的情形。首先,可随时解除的合同应有两个特性:以持续履行的债务为内容;不定期。笔者认为这两种特性共存与一个合同时,当事人才有可能获得“解除权”当然,这种情形下的“解除权”,本着诚实信用原则,也应当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对方。

2、增加了解除权“一年”的除斥期间。在《合同法》中,仅在第九十五条规定:“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期限届满当事人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法律没有规定或者当事人没有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经对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也就是说,解除权的行使期限要么由当事人约定,要么散见于法律的规定。2003年6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规定:“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出卖人迟延交付房屋或者买受人迟延支付购房款,经催告后在三个月的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当事人一方请求解除合同的,应予支持,但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法律没有规定或者当事人没有约定,经对方当事人催告后,解除权行使的合理期限为三个月。对方当事人没有催告的,解除权应当在解除权发生之日起一年内行使;逾期不行使的,解除权消灭。”对《合同法》第九十五条进行了进一步规范,虽该司法解释系对商品房买卖这一特定类型合同解除权行使期限的规定,但实践中也被广泛认可。结合这一情况,《民法典》第五百六十四条明确规定:“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期限届满当事人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法律没有规定或者当事人没有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自解除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解除事由之日起一年内不行使,或者经对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将所有类型的合同解除权的行使期限均规范为“一年”的除斥期间,并上升为法律规定,旨在敦促权利人尽快行使权利,防止损失无谓地扩大,弥补了此前《合同法》中的立法漏洞。

3、增加合同自动解除以及公权力救济解除情形。《民法典》第五百六十五条规定:“当事人一方依法主张解除合同的,应当通知对方。……通知载明债务人在一定期限内不履行债务则合同自动解除,债务人在该期限内未履行债务的,合同自通知载明的期限届满时解除。”“当事人一方未通知对方,直接以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方式依法主张解除合同,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确认该主张的,合同自起诉状副本或者仲裁申请书副本送达对方时解除。”该条款在《合同法》规定的“通知解除”规则基础上,又确认了直接进行诉讼或仲裁的方式,也就是通过公权力救济的方式也可发生解除合同的后果,极大地提高了司法效率,顺应现今经济高速发展的需求。

4、增加解除效力中的违约责任。如前所述,笔者认为解除效力和违约责任有一定区别,实践中却一并处理,针对这一情形,《民法典》第五百六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合同因违约解除的,解除权人可以请求违约方承担违约责任,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全面、充分保障了解除权人的权益。

5、增加主合同解除不影响担保责任的承担。《民法典》第五百六十六条第三款规定“主合同解除后,担保人对债务人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仍应当承担担保责任,但是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除外。”根据《担保法》的规定,担保的范围包括主债权及利息、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和实现债权的费用。一般理解担保范围中的“违约金”、“损害赔偿金”只存在于违约情形发生时,但《合同法》、《民法典》均赋予一方违约时合同他方享有解除权,因此,《民法典》将主合同解除时担保责任进行了明确、细致的规范,法律适用上更便捷、有力。

综上,经济高速发展,社会交易行为日益复杂化,《民法典》总体来说,更充分地赋予合同约定的自由,在《合同法》基础上,也对“合同解除制度”进行了不少完善,但受法律特有的滞后性决定,《民法典》不可能对社会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进行规定、规范,这就要求我们法律人士,不断研习,不断总结,发现个案中每一个特殊点,灵活应用法律规定,最大化维护当事人的权益。